主页 > 香港创富心水论坛高手 >
猎人突击
发布日期:2022-08-09 12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第77集团军猎人集训队,每个队员都没有名字和军衔,有的只是一个代号和“炼狱般的考验”。

  猎05杨超在来到集训队之前是连队的一名狙击手,他原本要去单位组织的狙击手集训队深造,争取“优秀狙击手”荣誉。没想到“阴差阳错”被选派到猎人集训队,成为一名“猎人”,开始了一段为期3个月的“炼狱之旅”。

  和他一同成为“猎人”的,还有来自集团军各部队的83名官兵。3个月前,第77集团军在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,面向各基层单位公开招揽精英,简单的文字吸引了众多官兵的目光,不少人希望借此机会证明自己,成为“真正的特战精兵”。

  上等兵苏鹏飞就是报名者之一。在正式参加集训前,他做足了吃苦的准备,但“没想到有这么苦”。为期90余天的集训时间里,他和队友们要完成40余项特战课目的训练,每天“满负荷运转”。因为训练量大,手掌上的皮肤被反复磨破,苏鹏飞说,来到这里才深切体会到什么叫“褪一层皮”。

  来到集训队,他们首先要卸下军衔和职务,成为一名只有代号的“猎人”。集训过程中,一旦他们选择主动放弃或被淘汰,这个代号将永远封存,他们的“特种兵”臂章将被埋进被称为“墓地”的园子里,人员离开猎人集训营。

  这些集训创意有的来自委内瑞拉猎人学校。在国际特种兵界,猎人学校以高强度、高难度训练著称,各国特种兵将“从这所学校毕业”视作无上荣耀。此次第77集团军举办的猎人集训,同样秉承“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,战场需要什么就练什么”的原则,将猎人训练场打造成为培养顶尖特战队员的魔鬼训练营。

  在这座训练营里,“最舒服的日子永远是昨天”——任务随时可能到来,集训队员必须保持高度紧张的状态,以应对突如其来的考验。

  抗寒冷训练是最常见的“突袭”训练之一。夜色正浓时,一声刺耳的哨声会突然打破深夜的宁静,正在熟睡的队员必须迅速起床,随后来到水潭附近,他们被命令跳进冰冷刺骨的河水中。

  这是猎人集训中不可或缺的一项内容,目的是通过寒冷的外温刺激人体的自主神经系统,从而影响心率、消化、呼吸频率等功能,促进人体免疫功能,使人体能适应多种外部环境的考验。集训队长张晓东介绍,这也是成为特战队员的必经之路,为的是“锤炼队员们走上战场的胆魄与血性”。

  张晓东了解真正的战场。当年在刚果(金)执行维和任务时,他曾与当地军人有一段学习交流的经历,也是在那时候,他第一次意识到“我们距离实战的要求,还有一定的距离”。

  在当时的狙击课目演示中,按照规定,射手在5分钟之内只有两次射击机会,“敌人”躲在“人质”的背后,会露出二分之一的头部面积。张晓东说,考虑到命中率,一般狙击手会在第一次了解到目标运动轨迹和出现频率之后再开枪,“稳扎稳打岂不是会更好”。

  然而让他感到意外的是,外军的狙击手们大多选择在目标第一次出现时开枪。后来,一名外军士兵告诉他:“在战场上,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制胜权,狙击手扣动扳机的次数越多,就越容易暴露自己的位置。因此我们要敢扣扳机、直面挑战,将胆识和勇气全部付诸在指尖,做到一击制胜。”

  “战场上机会只有一次,必须有敢于亮剑的勇气和胆识。”张晓东说。这一次,他将在国外执行任务的经验带到猎人集训中,“要让队员们感受最逼真的战场环境和最艰苦的考验”。

  3个多月的猎人集训,淘汰率高达70%,一次任务失败就可能直接出局。张晓东介绍,每次紧急集合,催泪瓦斯和爆震弹就是队员们的集合号令;在极度疲惫时,“猎人”们就算是蠕动也要完成规定的行程计划;在饥肠辘辘时,生肉他们也要吃得下去。

  “唯一一次相对舒服的时候,是匍匐前进训练之前的早晨。”那天早上,教员特意嘱托炊事班长将早餐的量提升一倍,让大家吃个够。

  饿惯了的队员们看到可以尽情吃的饭菜时有些意外,“别的不管,吃饱才有力气训练。”大家异口同声达成共识,随即埋头苦吃。

  “嘟!现有着装集合!”饭吃到一半,哨声响起,不到1分钟时间,训练有素的“猎人”们就在水泥地上整齐列队。随后,教员指着一条长达200米的水泥地下达命令:“匍匐前进!”

  “特战”意味着最难、最险、最苦,而任何课目一旦与特战相关,标准都要高一个档次。“匍匐前进”课目不是简单的向前挪动,随着教员一个个口令连续下达,队员们在爬行的过程中还要完成侧身翻滚、后侧翻滚、前滚翻等动作。不到5分钟时间,一些队员便开始感觉头晕目眩。

  但任务必须完成。“猎人”们不得不咬牙坚持前进,如果原地放弃,就会被逼迫前进,甚至被两三个教员“帮助”翻滚。“面目苍白,耳鸣不止,感觉脾脏都快吐出来了!”猎07鲁雨红对那次训练印象深刻。他记得当时不少队友都因为吃得过饱而反复呕吐,甚至虚脱躺在地上,但歇一会儿再爬起来继续前进。

  “宁让生命透支,绝不让使命欠账。”再回忆起那段经历,猎07已有不一样的感受。如今他坚定地说,“要想成为一名特战精兵,就必须经历这些!”

  事实上,在来到猎人集训队前,大多数队员都没有经历过特战专业训练。他们来自修理、通信、卫生等各专业岗位,曾是连队修理工的猎14张耀东就坦然承认,“你说让我修个装甲车一点不在话下,但特战专业之前真的没有学过。”

  武装泅渡是特战力量遂行全域作战的基本能力。在学习训练时,开始猎14以为只是普通的游泳,“能够游动3公里以及负重游泳就行”。但一切与他想的大不一样,在水中,队员们需要完成踩水、潜水、水中侦察、水下定向等课目。尤其是在踩水过程中,队员们必须将手上的枪械举过头顶,用双脚不停踩水产生浮力,推动自身前进。

  “在战场上,特战队员需要以最快、最高效的方式实施渗透破袭打击,因此必须练就优异的水上本领。”猎14解释说。经历过无数次跌倒爬起和呛水,他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“两栖”精兵。

  但并非所有人都能经受住考验。为了模拟真实的战场环境,每一个课目训练后,都会有集训队员被淘汰。而一旦被淘汰,就意味着他们必须立即离开集训队,“猎人之旅”至此结束。

  囚徒困境脱逃是淘汰人数最多的课目之一。训练那天刮起大风,树叶被吹得四处飘飞。看到天气不好,张晓东却满心欢喜。“这是个绝佳的练兵机会!”他当即决定,临时调整训练计划,组织囚徒困境脱逃。

  队员们列队来到野外,被五花大绑捆得像粽子一样丢进泥潭里。猎10李政就在那天的队伍中。天空中阴云密布、电闪雷鸣,暴雨很快就要落下,他发现如果不尽快想办法逃脱,下起雨来自己将深陷泥淖。

  “这雨不小,大家抓紧时间脱离这个地方!”猎10向队友们发出预警,猎人们纷纷行动起来。一些队员选择以蠕动的方式“逃离”泥潭,但效果不佳。

  雨水越积越多,几番尝试过后,猎10决定与猎12马栋梁组成对子,用背对背的方式解开对方手上的绳子。看到两人成功脱困,其他队员也纷纷效仿,越来越多的猎人最终挣脱了绳索。

  但仍有一些队员没能在规定时间内“逃离”泥坑。计时终止,集训队正式宣告其“阵亡”,这意味着他们的特战生涯到此结束。望着那片“墓地”,失败的队员只能遗憾地走下训练场,告别猎人集训队。

  可即便如此,参加猎人集训的经历仍然被每一名集训队员视作“财富”。猎30甘奕因成绩不佳被筛选出局,返回连队后,他重新梳理自己的差距和弱点,调整心情刻苦加练。不久后的军体运动会中,他接连好几次刷新自己的个人纪录,训练成绩取得很大突破。

  猎15胡津明则在离开集训队后,和连队战友分享了自己的训练经验。在集训日记结尾,他写道:“因为受伤,很遗憾没能走到最后,但是这段时光会随着我手上的疤痕深深烙印在身上,明年我会继续再战!”

  最终,经过重重筛选,在集训结束前12个小时的时候,集训名册里只剩下26名“猎人”。他们被按照成绩排序登记在册,等待着顺利毕业那一刻的掌声。

  “在猎人集训队,最舒服的日子永远是昨天。”经历过魔鬼训练的猎人们都记住了这句话,但他们更知道,在经过炼狱般的淬炼后,他们将从这里走向战场,成为真正的特战精兵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郑天然 通讯员 周煜呈 汪鹏鹏 陈建飞 来源:中国青年报